城商行同业去杠杆:意在逐步压降无关政策性金融债

独家|城商行同业“去杠杆”:监管发文逐步压降,市场误读“政金债”

8月29日,一则传闻在市场流传,银保监近日下发同业监管文件,提出同业资产和同业负债的相关监测指标及参考标准。

一位华东资深银行人士向记者确认,已收到该同业监管文件。不过,对于该监管政策,一位监管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监管意在监测同业规模,并逐步压降,而非针对政策性金融债。原因在于部分城商行同业业务的资产负债规模和占比过高。

受此同业传闻影响,当日国债期货、政策性金融债一度出现较大幅度波动。

哪些城商行可能受到这一监管政策影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Wind数据测算,截至2018年末,长沙银行的同业资产与一级资本净额之比已超过400%;南京银行、杭州银行、贵阳银行的同业资产与一级资本净额之比也在300%~400%之间。

监管意在逐步压降同业规模及占比,并对不同监管评级的银行做出限制。

其中,全部同业资产与一级资本净额之比的比例按不同评级分别不能超过300%、400%、500%;与之对应,全部同业负债与一级资本净额的比值分别不能超过200%、300%、400%。

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监管意在抑制同业空转,类似于MPA考核,压降非信贷资产规模,倒逼资金流入表内信贷。当前无风险利率中枢已经处于低位,监管意在解决部分银行的信贷资产与非信贷点差较大这一结构性问题。

根据2014年5月发布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通知》(即127号文),同业投资包括金融机构购买同业金融资产、特殊目的载体SPV。前者包括金融债、次级债等同业金融资产,后者SPV包括银行理财产品、信托投资计划、证券投资基金、证券公司资产管理计划、基金管理公司及子公司资产管理计划、保险业资产管理机构资产管理产品等。

“同业资产也包括同业理财、非银产品等,监管要让其他非信贷资产回流信贷资产。”上述人士表示,其中,政策性金融债作为流动性最好的债券品种之一,市场反应也最快。

同业资产和负债实行限额管理。根据银保监会“127号文”,单家商业银行对单一金融机构法人的不含结算性同业存款的同业融出资金,扣除风险权重为零的资产后的净额,不得超过该银行一级资本的50%。单家商业银行同业融入资金余额不得超过该银行负债总额的三分之一。

央行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也对同业做出规定。自2018年一季度评估时起,央行将资产规模5000亿元以上银行发行的一年以内同业存单纳入MPA同业负债占比指标进行考核;对其他银行继续进行监测,适时再提出适当要求。

按照现有的MPA考核框架,同业负债占比指标在“资产负债情况”项下,分值最高为25分,同业负债在总负债中的占比≤33%,则可得15~25分,按照全国性系统重要性机构、区域性系统重要性机构和普通机构分别设置三类满分标准。

8月29日,10年国债期货主力合约收涨0.32%,创8月5日以来最大涨幅,盘中最大涨幅0.51%。银行间政金债与国债走势分化,政金债收益率大幅上行约5bp,国债收益率大幅下行。

上述监管人士表示,政策性金融债监管口径近期并无变化,市场对此理解有误,起因或为误解了政策性金融债作为同业投资子项目填报“1104报表”。

8月29日,中金固收发表报告认为,同业业务纳入政策性金融债(以下简称“政金债”)监管对债市影响有限。广义基金是过去政金债的主要增持主体,在免税新政下,境外机构也有所增持政金债。今年的持有结构中,银行的占比略有提升,主要是农商行贡献了较大净增量。农商行源于信贷需求疲弱而增加债券配置是理性行为,如果后续有一定限制,可能推动这些银行增加国债和地方债配置。至于政金债,年内供给大头已过,新政对年内影响不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Wind数据简单测算,截至2018年末,13家A股上市城商行中,四家城商行的同业资产与一级资本净额之比超过300%。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这一测算并未包括政策性金融债、同业存单等被纳入同业监管的科目。

其中,长沙银行的同业资产与一级资本净额之比最高,达406.58%。南京银行、杭州银行、贵阳银行的同业资产与一级资本净额之比也超过300%,分别为383.01%、324.10%、317.45%。

此外,北京银行、成都银行、江苏银行、苏州银行的同业资产与一级资本净额之比超过200%,分别为294.88%、250.49%、232.39%、217.62%。上海银行、宁波银行这一比值低于200%,西安银行、郑州银行、青岛银行低于100%。